Adler

B站ID:魔鬼JACKAL

我想写少年的豺和哥哥的车。……

草率的后续

他能感觉到他的手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蹭,是毛发的柔软触感,身上也暖洋洋的,但是睁不开眼睛。
这里似乎并不吵,偶尔有轻微的嗡声,还有忽远忽近的鸟鸣。Dominic的思维黏在一起乱成一团,像被黏黏糊糊的麦芽糖浆灌得满满当当,但是他不愿意醒。

——很舒服。
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促使Dominic轻轻摸了摸那团柔软的东西,但他好像惊动了对方——
"Dominic!!!"
熟悉的声音。来自记忆深处、心里最期待的声音。
Elias……Elias.
他张了张嘴,因为脸上的纱布特殊触感而选择了不出声。

上帝总归没有抛弃他。
Dominic这么想到。

两人血书了,我保证后续是闪电糖,写不出来我切腹自尽

他无端想起神父说过的话。
"Dominic,you belonging to god."
那是个好名字。
千千万万位Dominic中只有一位Dominic会得到庇佑,而显然Dominic Brunsmeier不是,也永远不会是。

刺鼻的血腥味冲进他的脑子里管理嗅觉和味觉的部分,大量血液将那些灰尘颗粒黏在他的神经上,他的所有都浸在血里,他的身体,他的灵魂。

他听见了教堂的钟声,麦田的沙沙声,诡异扭错的音符在他脑子里乱撞,拼成一些乱七八糟的单词。
"Dominic………
——黑雾散去,他终于看见了昏黄的天空。
………Belonging to god."

女鬼和老豺这对简直不要太妙啊啊啊啊啊啊啊ABO更妙啊一边用刀抵着脖子一边干!!!

Stay with me(上)

我流鹿豺,ooc严重不打单人tag了。慎入。

鹿豺预告。

咕两天对话体。准备写一篇鹿豺。